不起眼的“血小板”――交通车管落实疫期“双保障”纪实

不起眼的“血小板”――交通车管落实疫期“双保障”纪实

近日,蔓延全国的疫情进入爆发期。在这个关键时刻,医疗急救车辆成为了牢系群众安危的生命线,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补给线。1月28日,市机动车管理服务中心西湖管理处牵头建立由辖区企业共同参与的医疗急救车辆“双保障”机制,从零配件的应急供应到维修力量的紧急保障,为医疗急救车辆的运行提供了坚实的“兜底”。如果把疫期医疗急救车辆的应急保障工作比作是清创止血,那么,总有一群不起眼的“血小板”,永不停息。

一车有难,四方支援

1月29日,广安修理厂里来了一辆解放军117医院的故障车辆。故障并不复杂,刹车片磨没了。负责应急抢修的郭师傅(郭江,杭州广安汽车维修有限公司高级维修技师,从事维修行业16年)翻遍了仓库,但是没找到适用的刹车片。

广安的负责人小唐是名党员,虽然人还在南京,接到郭师傅的消息也没含糊,拎起手机就打了几个合作配件商的电话,统统吃了闭门羹。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1月31日,医院来了消息,另一辆救护车也出故障了。

修车师傅有技术,但是配件怎么办?幸好有郭师傅在。“郭师傅,我们把这台031的刹车片换到765上去,先解决其中一辆的问题。”接到小唐的电话后,郭师傅挑灯夜战,1个半小时就完成了浙AL7D65的维修工作。117医院的联络员老袁兴高采烈的来取走了浙AL7D65,感谢之余,紧盯着浙A0DK31看了很久:“郭师傅,031这车也就指望你了啊。”

老袁走了以后,郭师傅拉开车门爬上浙A0DK31的驾驶座,一阵浓郁的焦味熏得他又下了车。“唐总,我看是三件套的问题,估计是离合器片的焦味,整个车里都是。”

■■■■■

换离合器片,用行业术语来说,叫“抬变速箱”。救护车是全顺车型,变速箱周围的机件结构非常紧凑,机体又大又重,一个人很难拆卸,这下郭师傅也没辙了。

天目山路省外事修理厂的陈厂长接到小唐的求助电话,仔细询问了防护措施及救护车的用途、来源后,决定派出值班技师前去支援。末了,陈厂长问了一句,“小唐,我让我们葛紫阳过来救急,但是你零件哪里去买啊,我们厂里也没库存,我帮你问几个我们的合作配件商看看。”还没等小唐答话,“哦对了,行管西湖处这边刚有个医疗急救车辆的双保障措施的,我让葛紫阳过来帮忙,也是因为有这个措施,不然我们厂的值班员也得遵守制度不能外出啊。通知发在微信群里了,赶紧找他们问问?”

小唐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当天15时30分左右,西湖处按照“双保障”机制启动了响应程序,15时50分,元通福通回复无库存。16时03分,西湖处就此情况向车管配件处求助,经配件处人员出面协调,16时18分,浙江江铃(全顺车系主要供货商)负责人收到了求助消息,一听说是救护车的抢修,当即落实备件管理员赶往仓库安排发货。17时40分,郭师傅顺利取到配件。次日上午,在省外事修理厂葛紫阳的帮助下,郭师傅顺利完成浙A0DK31救护车的抢修任务。

“马上师傅”的故事(一)

“马上师傅”不姓马,姓蒋(蒋贤明,杭州大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维修经理,从事维修行业34年)。

2月2日清晨,天蒙蒙亮。突然,蒋师傅的手机响了,妻子带着睡意小声嘟哝了一句“阿明,早饭吃了去”。蒋师傅抓着手机答道“我马上就到”,披上衣服急急地出门了。

在路上,蒋师傅拨开免提:“郭院,车子是什么情况?你先跟我说说,我好有个数,马上去厂里拿工具。”

“发不起来啊,问题我也不晓得,早上拧钥匙了,发动不了,就是嗒嗒嗒的声音,好像是启动马达坏掉了啊。”

“好的,我马上到。”

20多分钟后,蒋师傅搬下西湖区第二人民医院浙AJ7D50救护车上的旧电瓶,爬上驾驶座拧了下钥匙,车子顺利的发动起来了。

“好了,不是启动马达故障,只是没电了,电瓶不行了,我给你装了只新的。”蒋师傅笑着安慰医院的值班领导,“郭院,放心吧,车子没问题,有事打我电话,只要在厂里,我马上就能到的。”

边上的工作人员拍拍蒋师傅:“老蒋,我看以后我要叫你’马上师傅’了,每次一叫,你还真的都是马上到啊,哈哈……”

回到家里,蒋师傅刚解下口罩,75岁的妈妈唠叨,“阿明,这两天外面毛病很厉害,你好不好在家里老老实实住几天,不要出去了啊?”

“妈,厂里人都回去过年了,就我一个人在,我不去车子怎么办?人家单位车子马上要用的呀,救护车哪里耽误的起?”

老太太无奈的笑笑,回房间去了。

“马上师傅”的故事(二)

2月5日下午,西湖二院的电话又来了。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车牌。

“阿明, J7D50路上开了一半,刹车没了!”

“啊?驾驶员没事吧?撞得厉不厉害?”蒋师傅一惊,急忙问道。

“还好,没撞,驾驶员经验还丰富的,车子是弄停了,但是回不去了。”

“你先别急,我马上来。”

蒋师傅急忙赶到现场,驾驶员交了钥匙,急忙赶回医院去了。怎么把制动系统失灵的车移到修理地点?拖车指望不上了,这还真是个技术活。蒋师傅跳上车,试了一下刹车,这一脚下去,好像踩在海绵上,特别轻,但是一想到回去路上的安全,蒋师傅的心理负担却很重。

从故障地点到维修点,只有1公里多的路程,这一次,“马上师傅”没有马上就回到厂区,他用散步速度加手刹,足足“爬”了30多分钟。

回厂以后,蒋师傅把刹车盘拆开,轴承里的钢珠磨的不成样子了。跑去备件库一看,心里一沉。前制动盘3C、V348前刹车盘蹄片、轮毂轴承、前轮其传感器总成,一件库存都没有。

打了几个配件商电话,得到了都是停工的消息,他很失落。

到了晚上,终于联系到了一个广东的备件,最快2月6日从广州发货,但是什么时候到,对方不敢保证。

医院打来电话急道:“阿明,我们院里就2个救护车,这个车罢工,影响大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啊。”听说是巧妇难为无米炊,医院的领导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

妻子看蒋师傅眉头紧锁,“阿明,我们28号那天不是报名了那个西湖处的’双保障’吗,上次他们说,医疗急救车辆的零配件应急也是保障的内容,跟你技术保障是一个道理啊。”

“天都这么黑了,他们都已经下班了呀。”蒋师傅看起来有些沮丧。

“去试试看吧,阿明。”

接下来的事情进展,让“马上师傅”感到有些意外。因为除了他,还有一大波“马上师傅”。

和广安的应急保障一样,西湖处第一时间启动了“双保障”响应。在确定西湖辖区企业没有应急件以后,西湖处当即向车管配件处求助。配件处人员接到消息,立即再次与浙江江铃取得联系。浙江江铃相关负责人马上安排了备件管理员负责查件、备件,整个应急临时工作小组,从取得联系到办妥各类事宜及手续(由于浙江江铃所在区域临时封闭,车管中心党政办启动应急程序,立即安排工作人员办理了有关工作证明材料以备通行之需),花了73分钟。

2月6日中午12点57分,蒋师傅修复了浙AJ7D50的刹车故障,向西湖区第二人民医院交了车。郭院长看到修复的救护车停在医院的大院里,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这是一个“马上师傅”的故事,也是一群“马上师傅”的故事。

在抗击疫情的这些日子里,截止2月6日晚间:

杭州广安汽车维修有限公司抢修救护车2辆次;

杭州大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抢修救护车2辆次,警车6辆次;

杭州西湖环境集团汽车修理分公司抢修警车10辆次。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向窗外望去,看着警灯闪烁的急救车驶过空旷大街,驶向那救急救命的前头。

在多少个寒冷的冬夜,四个轮胎下,又有多少汗珠从额头沁出。他们就像额前温暖的汗珠,我们看不见,但是却能感受到。

感谢你们,不起眼的“血小板”

稿源:市机动车管理服务中心